真实恨透了这个墨水………

冬至快乐呀。

云听鹤唳:

雨天的屋瓦,浮漾湿湿的流光,灰而温柔,迎光则微明,背光则幽黯

——余光中《听听那冷雨》

云听鹤唳:

我将不停地行走
不停地歌唱
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歌吟
我自己的诗章


——叶芝

早睡早起。

想陪你看月落重生灯再红。

存些片段。

-你真信那些莫须有的?

-我不需要什么人来歌颂我功德,写我什么前世今生。

-从古至今,我需要的,只是身边可以比肩之人。

风向仪

很喜欢的文。

D-Aprken:

普通中学生设定


终于不写段子写正剧的老夫


无关真人


注释:风见鸡,一种鸡型的风向仪。



1



春末。


五月末就已开始的恼人燥热,到了六月就更是嚣张。阳光明媚得像是海边沙滩上的金黄,路边养分过足的浓郁绿叶张扬的盛放着。


说来,毕业季到了。


学校像是被还在准备着期末考试的高二生包围了一般,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,眉头紧锁。他们手里抱着富有特色的紫色和橙黄,奔向图书馆的自习室。而同样充满校园的已经考完的学长们,早就脱下单调的校服穿上帅气的私服,满面春光地返校填报...

1 | 5
© 安定海。 / Powered by LOFTER